繁體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学园地

      文化

      西北印象
      发布时间:2020-03-13 来源:北仑发电公司 作者:陆烨

      那天看到朋友圈一组七彩丹霞的图片,画面上一座座山岩如同被烈焰喷洒,在阳光的照耀下绽放五彩光芒。大西北的美景,让我思绪悠悠。美好的回忆,似乎被一道光,瞬间照亮。

      2018年9月,西湖的荷花已渐渐败落,路边香樟树的绿叶,还泛着油油的光。期待已久“青海甘肃”的自驾游,终于启程。

      从宁波飞西宁,坐高铁至兰州,在黄河边吃碗赫赫有名的兰州牛肉面,从视觉、听觉到味觉,开始体味完全不同于江南的“西北风”。两个来自张掖的汉子,长得魁梧敦实,他们是退伍军人,担任此行的司机和导游。一行八人分乘两辆车,穿过寂寥的高速路,越过明晃晃的油菜花,沿着清亮亮的青海湖,一路向西!

      清晨,阳光在浓厚的云层若隐若现,塔尔寺僧侣的早课已经结束。塔尔寺有400多年历史,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的诞生之地。传说宗喀巴从小聪明过人,3岁进寺受近事戒,7岁受沙弥戒,16岁徒步赴卫藏学法,29岁受比丘戒,34岁时对佛教密乘教典、灌顶诸法均有很深造诣。宗喀巴离家多年,一心学法,其母思儿心切,让人捎去一束白发,寓意老母去日不多,盼他回家一晤。宗喀巴则给母亲和姐姐各捎去一幅用鼻血画成的自画像和狮子吼佛像,并在信中留言,“若能在我出生地点用10万狮子吼佛像和菩提树为胎藏,修建一座佛塔,就如同和我见面一样。”1379年,其母与众信徒按宗喀巴的意愿,用石片砌成一座莲聚塔,这便是塔尔寺最早的建筑物。1577年在此塔旁建了一座汉制佛殿,称弥勒殿。由于先有塔,尔后才有寺,所以称为塔尔寺。

      如今塔尔寺是青海省佛教的最高学府,内有四大学院,僧众以研习显密经教为主,兼修医学、天文。得知这里的僧侣学习刻苦, 学养深厚,不由得肃然起敬。沿着缓缓上升的山坡,闻着阵阵酥油的味道,轻手轻脚地进入塔尔寺最大的建筑——大经堂。

      双脚刚迈入神圣之地,眼前却是一片晦暗,没有现代化的灯饰,除了四周数千盏酥油灯,就是从廊檐外透过来的忽明忽暗的光线。等眼睛渐渐适应,才发现大殿的一切竟是如此华美。

      殿内粗大的立柱,包裹着以明黄、暗红、靛蓝为主色的盘龙彩云藏毯,柱间横挂着的连幅,绣着飘逸华丽的佛像,以及繁缛精致的吉祥图案。光影交错之间,定睛细看,发现绣上去的花纹都是立体的,原来这就是塔尔寺三绝之一的“堆绣”。那些挂在半空的经幡、法幢,天花板藻井下的悬幡、华盖,都是用五彩锦缎绣制而成。四壁的佛像精美绝伦,立柱的图案眼花缭乱,长条木板上的上百个座垫整齐有序,这些无不显示着大经堂的庄严与神秘。从幽深而凝重的梁柱穿过,在缭绕的藏香与浓烈的酥油蒸汽间,想象着几百僧侣齐声唱诵的弘大画面,那从胸腔发出的浑厚声音,必定穿越千山万水,在现实与虚无的世界传递着信仰的力量!

      车轮扬起尘土,飞速向前。从大柴旦到敦煌,路程500公里。那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空旷之地,没有树木,只有一簇簇的沙棘草。就这样,一直到下午五时左右,抵达阳关遗址。阳关位于河西走廊尽头,从汉代以来就是内地通往西域的要塞。茫茫戈壁黄沙,呼呼大漠狂风。“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遥想当年,诗人面对友人离去,想到西行路途遥远,必定无边寂寥,心中万般不舍,也只能饮尽杯酒,依依惜别。如今的阳关,经过修缮,保留了原先的烽火台,新添了纪念碑、木栅栏。站在高处,夕阳西下,天远地阔,长河落日,大自然的厚重博大,个体的微弱渺小,让人唏嘘不已。

      终于到了莫高窟,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就是闻名遐迩的千佛洞?一条干涸的河床蜿蜒百米,眼前黑灰色的土崖,说其是山,倒更像是一段土墙。随着人流进入景区,才知莫高窟是一段砂砾岩砌成的断崖,南北长约1600米,崖前是一段古河道。跟着讲解员,匆匆游览开放的洞穴,飞天、佛像,还有一个个神奇的故事,一边观看,一边感叹。余秋雨曾说,“看莫高窟不是看死了一千年的标本,而是看活了一千年的生命。”在观看《又见敦煌》之后,对这句话才有更深的感悟。

      这是一部情景融入式舞台剧,演员和观众需要在不断转换的空间内,感受千年敦煌的文化脉络。其中有个场景至今难忘。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衣着华丽,她一边梳妆,一边娇声说着,“我是那样年轻,我的皮肤是那样娇嫩,千年之后,我还是那样美吗?”突然,美女在墙上消失了,灯光打在脚下的玻璃,透过玻璃看到的是洞穴壁画,是早已斑驳的身影。“一转眼,就在一瞬间。一场梦,梦了一千年。一转眼,只是一转眼。梦已醒,却过了一千年。”导演王潮歌谈起这部舞台剧曾这样说,在漫长的历史长河,每个人都可能是一朵浪花。丝路之上,“每个人都将从这里走过,生生不息传递文明密码。”可以触摸的敦煌,能够行走的历史。离开莫高窟,很长时间不想说话。等了千年,终于相遇。细想一下,百年之后,自己的身体早已灰飞烟灭,但莫高窟必定会巍然屹立,她必定会记得,曾有一位江南女子,以朝圣心情,从这里走过……

      转山转水,终于转到张掖。细细品来,如果说七彩丹霞是一幅油画,冰沟丹霞就是山水画卷了。在冰沟丹霞景区,登上景观台,极目远眺,山峦绵延,赤壁千仞,尖峭挺拔。这里的主色调,是暗红色的岩柱,还有隐隐如薄纱的绿色植被,景区游人稀少,视野非常开阔。我试着在山顶大喊,群山之间没有回声,想想也是,这些石墙、石林、石桥,早于阅尽人间万千风情,对于一声呼喊,自然淡然处之。

      真正到了七彩丹霞景区,依然激动不已。感叹世上最美的画师,竟然把调色板搬到这雄浑有力的丘陵山峦之间。曾经是湖底的静美,600万年后浮出水面,已是灿若明霞,色如渥丹。这里是中国地貌造型最丰富的区域,窗棂式、宫殿式的奇特景观,相比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等毫不逊色。

      传说,女娲补天时剩下一块七彩石,被祁连山孕育之后,诞生了美轮美奂的丹霞地貌。也有传说,那是王母娘娘寿诞,各路神仙前往瑶池祝寿。七仙女飞天路过,见祁连山下,水草丰茂,民风古朴,便飞下天界。仙女们品美食、看美景,流连忘返,不亦乐乎。突然想起王母寿辰临近,急忙忙向西飞去,慌乱中将一条七彩丝带飘落在祁连山脚下,于是化作张掖的七彩山脉。七彩丹霞,以红色为主基调,从热气球上观赏,山连着山,层层叠叠,层次分明,色彩斑斓。丹霞是矿物质的集成,在阳光的映射下,更是呈现出深浅不一的色泽和光亮。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七彩丹霞的绝美风光,面对一幅幅流动的画卷,突然忆起席慕蓉曾写过,“在我的生命里有一种永远的等待”,是的,生命中所有的遇见,都是最好的。一路行走,一路惊叹,大西北的雄浑壮观、历史人文,深深镌刻于心。如果不到西北,没有见过一望无垠的沙漠,历经千年的莫高窟,如梦如幻的丹霞地貌,很难感受中国文化竟然如此厚重凝练,又如此绚烂辉煌。我在生命的等待中与之相见,而所有的遇见,抑或就是明天的期盼!

      责任编辑:莫冰


      上一篇:
      下一篇: